"怪人,我就是很難被搞懂的那個人"— 蛙西

"怪人,我就是很難被搞懂的那個人"— 蛙西
2024年5月7日 54 view(s)

你可能在雜誌上、音樂祭上甚至是在龍山寺都曾看過她的身影,是Model、是樂手、是DJ、是藝術家、是刺青師也是占卜師,講話很Chill、有自己節奏,不想被困在一個固定角色裡的地下鬼才:蛙西


"創作像拉屎,吃什麼進去就拉什麼出來"
穿著像龍山寺阿伯穿搭,棉質寬鬆大T-shirt、寬鬆的休閒褲再繫上一條皮帶,最後戴上一頂帽子,偶爾會偷爸爸衣櫃的騷花襯衫,不追求華麗的服飾,不喜歡被侷限住,只追求舒服、寬鬆好活動,穿梭在大台北的山林中和巷弄中,觀察一些無關緊要的事、觀察這城市的人生百態,她的作品風格就像她的日常:流動的線條、植物蔓延的根莖,把自己已知的各種面相混合體,也許有點離奇卻能和這世界被聯想在一起,怪怪的但好像還蠻合理。

 

靈魂暗夜激發生存本能
熱愛畫畫及藝術創作的她,從高中時期就開始自己探索刺青領域,因為身上沒錢能學,只能靠自己摸索,在自己身上練習是基本,她還常常在晚上下課回家後拿了冷門的練習品"水果"練習,把家裡的柑橘類都刺過一遍,甚至曾經拿過家中的皮鞋來練習,原本只是抱持著有興趣、好玩的心態在學習,結果沒想到越玩越大,她說:「因為我什麼都不是,所以我什麼都可以試!」刺青對她來說蘊含了人生的體悟,陪伴她走過最黑暗的時期,在漫無目的的生活中,讓她有一個穩定的方向持續發光發熱。


她不僅在水果上刺青,還常在水果上雕刻創作,在創作過程中常不經意創造出臉部意象,她稱自己是"果友",這位果友的作品也曾經與9m88和章廣辰合作過,對她來說其實不論使用什麼媒材都很自然,但水果雕刻最過癮的是把它創造出來之後,再一點一點把它吃掉,對她來說很舒壓。


肌膚和墨水渲染靈魂
把皮膚交給她,進行一場靈魂深處的對話,刺青不只是一個圖像,而是從生活經驗中內化後到想放自己身上的印記,每個人的延伸且凸顯出自己想呈現的樣子,這塊身體上新的徽章就像是幸運小物,能給你一點力量,提醒著你你是誰、經歷過什麼事情,偶爾可能會忘記,但也沒關係,因為它已經是身上的一部分,欣賞它的同時也在欣賞自己。

媽媽留下的寶物
人偶爾會想脫離原本的慣性去探索,這個機會可能會發現自己意想不到的能力或事情,曾經不相信塔羅牌的她,某天整理媽媽留下的一箱塔羅牌,媽媽以前也是位占卜師,原本打算將牌送給朋友們,結果在整理的同時她自己抽了一張牌,發現牌好像在跟自己對話,那時正經歷低潮時期的她,需要花時間閉關調養跟消化自己,那兩、三年幾乎與朋友們失去了交流,因為她覺得朋友們沒經歷過一樣的事情,可能無法理解她最真實的狀態,比起靠不能理解的朋友們尋求安慰,塔羅牌是更直接與自己溝通管道。

"抓著固定的生活,帶來的麻木跟不快樂,跟在未知的領域,很迷茫的痛苦,感受沒有差很多,當沒有人看懂你的時候,你也要看懂自己,找到自己的節奏很重要,每個人最奇怪的地方就是最棒的地方"— 蛙西


 10X 編輯 |Nanny Hsu 徐子甯
©10X . 版權所有,不得轉載